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老龄要闻 领导讲话 政策法规 成员单位 地方老龄 为老服务 老有所为 敬老孝亲 老年社团 老龄视点
当前位置: 首页>领导讲话
站在“两个事关”高度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
时间: 2016-05-05 13:36:00 来源:

站在“两个事关”高度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 

 

吉林省老龄办常务副主任 杜文革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对加强老龄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亿万百姓福祉。要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加强顶层设计,完善生育、就业、养老等重大政策和制度,做到及时应对、科学应对、综合应对。此事要提上重要议事日程,“十三五”期间要抓好部署、落实。李克强总理批示指出,要围绕科学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结合“十三五”规划编制实施,抓紧研究提出相关政策建议,并注重可操作性。中央领导同志作出重要指示批示既高屋建瓴,又明确具体、内涵丰富,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指导性和前瞻性,是站在国家全局高度发出推进老龄工作的动员令,不仅老龄干部要好好学习,各部门和党政领导也要好好学习。回答了“为什么、做什么、怎么做”三个问题:“为什么”要有效应对老龄化,因为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亿万百姓福祉,“做什么”就是要完善生育、就业、养老等重大政策和制度,“怎么做”就是要加强顶层设计,做到及时应对、科学应对、综合应对。指示批示反映了三个“前所未有”:国家党政主要领导对老龄工作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指示批示内容的力度前所未有;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目标前所未有。同时有“三个标志”:标志着老龄工作将成为各级党委和政府重要议事日程的工作;标志着老龄事业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标志着老龄工作者将由幕后走向前台。随着吉林省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老龄问题也凸显出来,对社会、经济和人口发展的影响正在逐步加重,必须从战略性高度来认识和加以应对。 

  一、必须充分认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大意义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事关国家发展全局。理解这一论断,必须看到人口结构变化特别是人口老龄化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人口经济学提出一个重要观点即“人口红利现象”。人口红利是指一个国家在老年人口比例达到较高水平之前,将形成一个劳动力资源相对丰富、抚养负担轻、于经济发展十分有利的“黄金时期”,这一现象被称之为“人口红利”。由于劳动人口比例较高,保证了经济增长中的劳动力需求社会保障支出负担轻,财富积累速度比较快,经济发展呈高储蓄、高投资和高增长的局面。但是当人口红利消失后,经济发展速度就会减缓,进入一个相对停滞的阶段,出现刘易斯拐点。从我省来看,随着老龄化的快速发展,2013年吉林省劳动人口总数开始下降,较2012年下降13.34万人,2015年吉林省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按照国际标准)为2114.3万人,比20102185.9万人减少71.6万,下降3.38%。劳动人口数量的下降会直接影响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产业竞争力。现在一些发达国家制造业产业布局开始从我国向东南亚国家转移,就说明了这一问题。国内从“民工潮”到“民工荒”,也反映了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减少所带来的问题。人口老龄化必将加大社会保障支出压力。老龄化的加速发展使老年社会抚养比大大提高。2015年底,吉林省少年儿童抚养比15.58%,老年抚养比(65 岁以上)14.63%,总抚养比30.22%,分别比2010年提高0.524.14.63个百分点,老年扶养负担呈现加重趋势。2015年与2010年相比,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人员增加约24万人,增幅6%;领取养老金的退休人员增加56.9万人,增幅27.6%。养老金支出日益加大。 

  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社会发展、对产业发展也有着积极的影响。人口老龄化对供给侧结构改革、调整产业结构带来发展机遇,老年群体不断扩大使健康医疗、养老服务、休闲旅游等消费需求逐步增加,有利于投资拉动、扩大内需、增加就业,逐步促进市场结构产生变化,养老服务业将是未来发展的重要领域。根据规划,十三五期间,全省机构养老床位要达到24万张,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36张。针对失能老人的照护床位达到养老机构床位数的30%,比十二五时期增加5.5万张。吉林省养老机构建设将拉动投资约150亿元,增加就业岗位1.5万个以上。人口老龄化对农业生产方式也将产生深远影响,在工业化和城市化、城镇化的吸引下,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动力流入城镇,导致农业劳动力老龄化和农村空心化现象更为严重。因缺乏劳动力,过去以家庭为主要形式的种植、养殖业将逐渐衰落,传统的生产模式将难以为继。转包、出租、联营等生产模式将盛行,为集约化和机械化生产创造了条件,因此,农村日趋严重的人口老龄化将倒逼农业生产朝着集约化、机械化方向发展。人口老龄化还会影响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创新的主体是年轻人,有创新的热情、创新的干劲,有创新的身体和智力条件,老龄人口的比重增加对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创新发展会产生重要的影响。 

  其次,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事关人民福祉。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的目标,要求每一个地区、每一个群体都不落下。老年群体与其他群体要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截至2015年底,全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达到2.22亿,所以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事关亿万百姓福祉。而且老年群体是个动态的群体,今天的老年人是昨天的年轻人,今天的年轻人是明天的老年人。家家有老人,人人都会老。所以,老龄事业是普惠的事业,是关乎包括所有群体在内的亿万百姓福祉的事业。老人安,子女安;老人乐,子女乐;老人幸福,子女高兴。 

  二、必须充分认识我省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的形势 

  我省人口结构从“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到“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转变过程中,呈现如下趋势性特征: 一是人口总量基本不再增长。我省总人口为2745万,2015年吉林省人口仅比2010年增加了8万人。二是老年人口快速增加。2015年与2010年相比, 60周岁以上老年人增加近150万,每年净增约30万人。三是少年儿童和劳动年龄人口减少。从比例上看,少年儿童在总人口中占比,2015年与2010年相比,略有下降,分别为11.97%11.99%2015年与2010年相比,吉林省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按照国际标准)下降2.84个百分点,减少71.6这表明,我省少年儿童和劳动年龄人口总数都已经开始下降。三个人口板块,两降一升,我省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重。与全国平均程度比较,呈现出三个特征: 

  第一,人口老龄化程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截至2015年底,吉林省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为510万,占总人口的比例为18.6%,全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为2.22亿,占总人口的16.1%,我省高于全国2.5个百分点。我省65岁以上老年人口为309万,占总人口的11.24%,全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0.5%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74个百分点。从这两个比例看,吉林省人口老龄化程度已经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第二,老龄化进程快于全国平均水平。1999年我国进入人口老龄化国家行列,2003年吉林省进入人口老龄化省份。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无论是60岁以上老年人口还是65岁以上老年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比重,吉林省都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全国60周岁以上占总人口的13.26%,同期吉林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是13.21%65周岁以上全国平均占比是8.87%,同期吉林省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8.38%,人口老龄化程度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是,到2015年吉林省老龄化程度大大超过全国平均水平。从增速上看,同期,全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年平均增速 5%,所占人口比重上升0.6个百分点。全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年均增速3.89%,所占人口比重仅上升1.63个百分点,吉林省人口老龄化年均增速分别高于全国4.74.9个百分点,明显快于全国平均水平。吉林省老龄化呈现加速发展的趋势。2000年时,我省老龄化程度排在全国第23位,2010年时,就上升到第17位。截至2015年,据初步判断,我省老龄化程度在全国的排位将进一步上升,将达到10名左右。 

  第三,低生育率将使吉林省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速。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吉林省人口出生率开始下降,1980年吉林省出生率为15.812000年下降到9.53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吉林省人口出生率下降至6.46‰,20146.62‰,2015年为5.87‰;同期全国年均人口出生率为12.14201412.37,2015年为12.07。吉林省人口出生率不到全国人口出生率一半,生育率下降使人口自然增长率大幅下降,2015年吉林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34,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96,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是吉林省的15倍。 

  三、必须有效地迎接人口老龄化的挑战 

  老龄化不是一个短期的问题,而是一个长周期的经济社会现象。老龄化的多种表现,要求国家必须根据其目前和预期的老龄化进程,采取相应的对策。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就是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做到及时应对、科学应对、综合应对”。 

  及时应对,就是要求我们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行动要快,要有紧迫感。人口的变化是一个渐进的历史过程,也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人类的再生产有一个生命的周期。如果不及时应对,就会出现“温水煮青蛙的效应。比如说单独二胎政策以及全面二胎政策,都需要一个过程,才能显现出政策效应。我省城镇单独夫妇8.84万对,20143月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后,截至2014年底,其中办《再生育证》的7004个,仅占7.92%。所以,今年推出的“全面二孩”政策也只是对远期的老龄化缓解较为明显,但对近期的老龄化水平只有微弱的减缓作用。 

  科学应对,就是要讲究方法,完善机制。注重实效。首先要科学认识和判断,既要看到问题和挑战,更要看到改革成果已经为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提供了较好的条件和基础,要防止人口决定论,提供正能量,不要言“老”色变,如临大敌。目前,世界上老龄化严重程度排在前20位的基本是发达国家,除日本外,集中在欧洲。中国的老龄化程度既不是最高的,也不是最快的。中国的主要问题是“未富先老”、“未备先老”的问题。其次要科学规划和安排。通过制定“十三五”规划,加强顶层设计,以问题为导向,设计符合中国国情的制度框架,全面依法实施新型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特别要认真总结世界各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经验和教训,深入分析中国的国情和民族文化,防止违背规律,无视国情,政策分割和碎片化,做到科学应对。 

  综合应对,就是要积极协调,多方合作,全面发力。应对人口老龄化,如果我们只关注养老问题,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应对人口老龄化,不光是解决存量问题,还要考虑增量问题。这就涉及到生育政策,只有有效地调整生育政策,才能控制老龄化的进程。另外,就业政策也直接关系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随着人口寿命的延长和健康状况的改善,老龄的年龄划段也在发生变化。国家老龄办统计目前世界上24个发达国家中,规定退休年龄为65岁的占67%67岁的占17%60岁的占13%.我国延迟退休政策实施后,老龄的划段就可能以6263周岁甚至65周岁为线。这些都需要综合应对。 

  21世纪的中国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老龄社会,老龄化将是中国人口的新常态,这是中国的基本国情,老龄化既是人口问题、社会问题,也是经济问题和文化问题。所以,要提高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视程度,不断深入第贯彻扩展老龄政策,在经济社会各个领域的政策中树立老龄化的理念,培养全社会的老龄问题意识。

责任编辑: Admin-Z         
友情链接:
吉林省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吉林省老龄信息中心承办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人民大街1680号  邮编:130041  
备案号:吉ICP备05001602号
投稿信箱:jlllgz@126.com